彩票机

畫地為牢。:

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

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
全部重叠在一起的话是不是就有一天能够传达
在这个曾经有你的房间里
我仍然每日创作不息

已经再也见不到你了
但是 爱仍会继续
我曾以为我会再次见到你
可是 你却再次消失而去

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
十六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

回信还没有来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vy2 囧天

摄影 苹果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午迅速的拍的 迅速的生了图...............我怎么这么快啊..............

发上来看看颜色先

之前做了一晚上的星星全都忘了用了啊!!!!假装是女朋友照片的一堆明信片也忘了用了啊!!!!太蠢!!!!

道是无情却有情:

旧文新tag 考试期间不摸鱼


禁制全开的王杰希。
是的,禁制全开。
他如果不再被队长的责任束缚,挣脱了枷锁,那么他又重新变回那个魔术师。
不用担心自己是不是和团队不协调,因为身边有最强的队友,最好的战术大师们。
天马行空,无拘无束,神秘莫测,无可捉摸。
我觉得世间一切词汇都无法形容他的光彩。
那被封印的打法再次出现,犹如尘封的魔杖再次被挥舞,无法言喻感动喷薄。
我曾经对着名字猜想这是怎样一个人。
我曾看他一步步从容走向亲手设计的败局。
我曾看到那魔术师披风一角的星光昙花一现。
我曾在他被集火下场那一刻茫然无措暗自揪心。
如今我释然而笑。
那个被禁锢的魔术师终将重现,站在世界的竞技场上,身旁有最好的对手,最好的队友。
能再次看到他身披荣光,犹如亿万星辰照耀。
天地广阔,星宇浩茫,他终究骑着扫把带来璀璨烟火,绚烂无比,变幻万千。
王杰希,魔术师,大眼,杰西卡大大,反正,我很喜欢你。

[團兵] election games

日常空白:

里維手裡停不下遙控器,不斷看著新聞台,上頭的票數緩慢的跳著,在數字變化的同時,手又停不下的轉看下一台。
新聞剛好報導選舉陣營的消息,里維放下遙控器,看熟悉的男人表情微微凝重,盯著螢幕看似非常專注。

記者的旁白讓里維肩膀動了一下,原本選情對現任市長絕對有利,卻因為和男人的醜聞──

里維永遠都不會忘記接到電話的那個早上,原本和幕僚開會凌晨,頭還昏昏沉沉的,身邊的男人也依舊睡著,但電話內熟悉記者的消息讓里維一下就醒了,在和對方道謝後,里維用力搖晃還昏睡的艾爾文。

看戀人表情難看,艾爾文很快就醒了,詢問發生什麼事,就看里維搖搖頭,沉默的好一會兒。

「記者拍到我和你的親密照片。」
「里維。」
「艾爾文,要不就花錢把照片買下來把消息壓下去、不然──」
「我們兩個人是情侶關係,我和你都沒有結婚,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。」
「艾爾文、你現在在選舉,如果這件事情報出來,一定會影響選情的。」
「是嗎?我不這樣覺得。」

男人一臉認真,翻身起床,要里維準備領帶和今天的西裝,艾爾文平靜的和里維吃完早餐,要他繼續休息後離開家裡。
男人是浪漫到無可救藥的混蛋,里維知道外頭一定有一堆記者等待艾爾文,想著今天不能出門了,將手機關掉,倒床就睡了。
沒想到醒來打開電視更讓人頭痛,里維吃驚的看著艾爾文一臉平靜,召開記者會承認性向、並承認身為助理的自己已經交往數十年,可以追朔到學生時期。

「他是一路扶持我的重要友人、家人、戀人,雖然我並不希望以這種方式公開我的私人生活,但我也不打算說謊隱瞞。」

像在發表什麼新政策,男人說完話後,站起身不固記者的追問,離開記者會現場。
該死的艾爾文!里維轉頭找手機,開機後看到一堆簡訊和未接來電通知,快速的瀏覽過後,里維撥打艾爾文的私人電話。

「艾爾文、解釋。」
「里維、抱歉,我和米克和漢吉正在開會,有什麼重要的話我回家再說。」
「他媽的誰准你開那種爛記者會!」
「因為那是實情、我說的事實話,里維,我不覺得我有做錯任何事。」
「你知道同性議題很敏感。」
「反正我正在推同性家庭保障的法案。」
「艾爾文。」
「里維,放心好了,如果選不上,大不了就去開一間律師事務所。」艾爾文笑著說,看漢吉和米克露出無奈的表情,「我愛你,我已經想告訴世界好久了。」
「白癡。」

里維看票數逐漸和對手拉遠,艾爾文的票數依舊領先,摀住臉,忍耐好久的眼淚掉了下來。
該死的好想吻他。

「野球場」:

PHOTO||葵叔(1,2)章鱼(3)

 

我去CD14啦!开心!我本来想P下场照的!可是我又犯懒了就直接拿了葵叔拍的截下了水印(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去了一周,前面四天COS后面三天玩还是挺开心的!

拍了小排球的合宿+音驹全员真是太开心啦!小伙伴都好热情\\\\

开心开心(❁´▽`❁)(❁´▽`❁)(❁´▽`❁)大家都好可爱啊

希望有空能再去成都一起玩!还想再去看大熊猫!!

 

接下来会场已定下的是8.9的杭州怀旧O和9月份的弱虫O,大家有缘见面XD

弱虫O印点新的明信片送给大家W

 

PS.最近好喜欢月刊少女野崎君,默默求一个鹿岛(170↑熟人南京的最好,我出堀(165

完美世界的彼方[PSYCHO-PASS同人]——16(上)

冰之境界:

#16 雪


“你愿意这么叫我也可以,加个‘酱’的尾音也不错,反正我是和你最为接近的人。”


同自己的声音一模一样的男中音从移动终端里传出来,槙岛不禁自嘲地笑了笑,不疾不徐地说:“哦?我一直以为最接近我的人是狡啮慎也呢!”


“呵……对于那个男人我也是兴趣浓厚,但是,还是对你的兴趣更大……真命天子,大概可以这样形容吧!”


“你这么说我真该感到荣幸呢!但是很抱歉,我对你没那个意思。”


“原来如此……不过,单相思也是一种很难得的娱乐,你说对吧?”


“是么,我倒是更喜欢两情相悦。”


“欸?好奇怪,我一直以为我们两人会是英雄所见略同呢,难不成复活后的你,连人格都改变了?”


拿着移动终端的手微微颤了一下,不是因为冷,而且因为对方话语中透露出的不自然的熟悉感……只是这么一下,槙岛却可以肯定自己的动摇被对方看穿了,脸上顿时像泼了暗色水彩,这份阴森,是由不悦的画笔绘制而成的。


这个“老师”绝对知道什么……


关于他的复活,关于救活他的那些人,关于他本身……


“怎么不说话了?你难道不该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事?”


“呵呵!”


半晌,微笑再次成为了双唇的伪装,槙岛回答:“明知你不会告诉我,我又何必多此一举,再说了,和自己的声音像这样对话,会让我觉得是产生了幻觉。”


“幻觉么……如果你这么想我可是要让你失望了,因为我……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
“说的也是呢,不然是谁给了织田清也成为免罪体质的药?”


“哈哈,被发现了啊!那种药销路很好哦,大家都很想像你一样摆脱西比拉系统的支配……怎么样?要不要和我比一比?”


“比什么?”


“就比谁先毁灭那个不吉利的系统好了……”


“没兴趣呢!”


给了移动终端那头的男人一个斩钉截铁的拒绝,槙岛金瞳微眯。


“不要误会,我并不是恐怖分子,也不是中二少年,更没想过把系统、社会什么的都毁灭掉……”


我只是……希望人类以符合人类的方式生存下去罢了——


最后这句心里话,他自然没有讲出来,虽然那个“老师”看似很了解他,但相反的,对他的内心却是一无所知,所以才会以这种方式来试探。


结果,他的内心果然只愿意对一个人敞开呢!


上扬的目光穿过朦胧的夜空,最终落到了前方,正在和宜野座分析案件的那个男人身上。


棱角分明的侧脸,无时无刻不雕刻着一丝不苟的神色,那对黑瞳,即便潜伏着孤独的暗影,也始终不放弃对正义的探索和追求——信念,是支撑着这个男人的灵魂。


狡啮慎也……我……对你……


“你现在在想谁?!”


突然,移动终端里传出的男声变得异常严厉,好像尖锐的刀子,一刀捅进了槙岛耳朵里。


“呵……我大概在想两情相悦的对象吧!”


槙岛半开玩笑地回答道,他想,因为他的这句回答,通话中的男人表情一定扭曲的很难看。


而他,会为此感到心情愉悦。


“是吗,那就这样好了,为了你的两情相悦,我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
明知对方是在挖陷阱给自己,可槙岛还是毅然决然地跳了下去。若是因对未知怀有恐惧,而止步不前的话,那么人类就没资格做灵长类生物了。


“如果不指望我回礼的话,我就欣然接受了。”


话音刚落,他伸出手点击屏幕上显示的“accept”。弹出的窗口出乎意料,只是一幅图片。图片设计相当考究,正面一行以Bodoni字体写成的英文宣告了它的价值。


“这是……电子票?”


“没错,这票可是很贵的,去好好享受吧,和你两情相悦的对象……”


啪嗒!


知道对方擅自切断了通信,槙岛悻悻地将移动终端收进大衣口袋里,抬头的瞬间,金瞳中突然映出了狡啮的脸。
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
“……”


长长的睫毛眨了两下,随后槙岛盈盈一笑,微弯的唇吐出充满搪塞意义的万能回应——


“没什么”。


“是吗……”


明知槙岛在撒谎,狡啮也没有追究,他知道只要不是槙岛本人的意愿,就算他用钳子恐怕也撬不开这张嘴。


“回去了!”


“这就回去?你不跟你的前同事们好好叙叙旧?”


“有什么好叙旧的,难道要跟他们讲讲当初杀死你的全过程吗?”


“这还真是……欺负人的说法啊……”


耸耸肩,槙岛不经意地侧过头,翘了一下嘴唇。


“就算你做出这么可爱的表情我也不会觉得你可爱的。”


“嗯?”


没理解狡啮话中的意思,槙岛扭回头注视眼前那张有些泛红的脸。



1/125:

在北海道的照片中间插播一条去年LOMO部分的台北...

胶片是fuji400...

这个曝光严重不足的wide lense今年应该会换掉惹........

照片上的几个场景分别是:西门町-阿宗面线-剥皮寮-故宫博物馆-车站(貌似是士林)-淡水-真理大学-渔人码头(的附近..)- 暖暖

(关于为什么是渔人码头的附近,因为我们上坡下坡从淡水站步行了11站公交车的路程还没有走到渔人码头却被暴雨一路淋成狗....就放弃惹=^=...)

(PS:老板我想吃阿宗面线TAT)

阿佛洛狄忒_amber_:

天真:小哥如果我去了地狱你陪我一起去么?
小哥:当然不会。
天真:小哥...是坏人...QAQ
小哥:我不会让你去地狱的,要去也是我一个人去。